•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整容
  • 韩整容“黑中介”专坑中国人:整形医生无资质
  •   解说:

      韩国11名非法整形中介被,另有100多名被出境。

      本台驻韩国记者 卢星海:

      这些非法中介吸引了中国顾客以后,将他们介绍给未在医疗机构注册的,没有具备医疗机制的整形医院。

      解说:

      赚取暴利的非法中介,铺天盖地的美丽宣传,带来的却是很多人一生的。

      赴韩整形者:

      回国所有朋友看到我吓一跳,往后退的那种。嗯

      赴韩整形者:

      她三次,我也是三次。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小心专坑中国人的韩国“黑中介”!

      演播室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中国女人选择去韩国去做美容整形手术,这是个人的选择,没有人会说什么。但是,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要知道在韩国,整个国家在2014年这个国家全部拥有美容整形手术的资质的医生,加起来也就2000出头。这样几个美容整形的医生,可能连他们自己国内的对于整形的需求可能都满足不了,他们又怎么去满足蜂拥而至的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呢?这个时候,各种各样的非法的东西就出现了,你比如说,没有资质的美容整形医生,非法的整形医院,还有一些无良的中介。如果一个求美者到韩国去做手术,赶上这些的话,可能她的一生也就毁了。我们今天就来关注这个话题。

      解说:

      “韩国警方专坑中国人的整形中介”,这是今天很多纷纷转载的一个消息,来自韩国亚洲经济中文网的报道称:韩国警方抓获了一批非法整形中介,这些中介以中国游客为对象,非法牟利。

      本台驻韩国记者 卢星海:

      根据韩国《朝鲜日报》的报道,这次大规模的抓获一批非法整形中介,是由一名中国女性整形顾客引发的。一名A姓的中国女性顾客,通过网上的广告,找到了江南的一家整形中介,没想到中介以介绍韩国最有名的整容医生为由,向这名中国女性顾客收取了两亿韩元,相当于人民币一百二十万,这一价格比市场价格高出了近30倍,黑中介在这名中国女顾客的手术费中拿走了近90%的介绍费,首尔西部地方法院食品医药调查部以违疗法的,了金某等11名非法整形中介,并对100余名从事非法整形中介下了出境令。

      解说:

      据报道,韩国《医疗法》,以盈利为目的的将患者介绍给医疗机构的行为,被认为是违法的。而根据该国新修订的法案,没有加入国民健康保险的外国患者,必须向医疗机构进行申报,而韩国警方此次查获的整形中介就没有向有关机构进行申报登记,因此被认定为非法。

      卢星海:

      这些非法中介吸引了中国顾客以后,将他们介绍给未在医疗机构注册的,没有具备医疗资质的整形医院,从中获取高额的中介费。

      解说:

      根据韩媒的报道,警方将尽快对此次的非法中介进行审判。报道更是指出,非法中介,使中国游客在韩国频发的医疗事故,对韩国整形技术的国际声誉造成了影响。

      卢星海:

      中国从今年年初开始,加大力度报道(中国人)在韩的这种医疗事故以后,可能韩国的整容市场有一些萎缩,所以是要整顿这个市场。

      解说:

      来自韩国统计,去年,中国赴韩国做整形手术的人数达到5万6千人,四年里,中国赴韩国整形的游客增加了20多倍,大量人员的涌入导致中国人赴韩国整容的事故和纠纷发生率,也在以每年以10%到15%的比例增加。

      本台记者 唐鑫:

      这里是位于首尔市中心区的明洞,是每一位来到韩国的外国游客所几乎都到访的购物地区,在这里随处可以领到像我手上拿着的这种宣传册。

      解说:

      因为很多中国人都是以医疗观光的形式赴韩国整容的,而时间、语言不同等障碍,大大降低了他们对整容院及中介的辨别能力,黑中介大行其道。

      卢星海:

      首先是有语言方面可以沟通的这些人来组成非法的中介,也有留学过中国的一些韩国人,也有在韩国留学的中国人,也有懂语言的朝鲜族,有各种各样的人。

      解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非法中介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招揽中国顾客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与中国当地的公司合作将顾客带到韩国;二是在中国网络上通过广告大肆宣传。虽然韩国对中介费给出的指导价是手术费的20%以内,但非法中介的收费却高达50%至90%。

      主持人:

      这些年,人们的观念渐渐发生了变化,以前是觉得只有明星才会去整容,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普通人进入到了这样一个行列,成为整容群体的一个主体。我们不妨看一组数字,这个数字是韩国旅游发展局提供的,2014年,就是去年,中国赴韩进行医疗观光的人数,也就是说去韩国不仅做美容整形的手术,还会做一些医疗、体检等等,全包括在内,是56075人,是这么多人。那么这个数字我们对比一下5年前,2009年4725人,还不如2014年的一个零头,应该说这5年它这个增幅,可以看这个曲线是很陡的,增长很快。那么,举个例子,2012年有将近1万个中国人到韩国去做,专门去做整容的手术。

      整容应该说是患者自己的选择,但是在去之前,对于韩国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而且语言又不通,那么肯定要做一些准备。在这种情况下,中介也就是应运而生了,那中介这样的一个角色,它到底不,怎么去界定它呢?接下去我们去连线一位专家,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邓先生您先给我们说一下,就是刚才我说了,就是一个是需要的人,一个是提供服务的人,分别在两国,这个时候出现一个中介,这个中介怎么去定义它?

      中国医师协会 法律事务部主任 邓利强:

      中介是求美就医者和医疗机构之间的一个桥梁,根据韩国的,这种中介是需要资质的,那么如果有资质的中介机构从事这种中介行为是受法律的。

      主持人:

      这是韩国一方对它的定义,那我们国家对这样的一个需要下产生的这么一个中介,我们怎么去定义它,它是不是合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呢?

      邓利强:

      中国像医疗中介这种情形,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因此,中国没有法律法规医疗中介需要专门的资质审批。

      主持人:

      换句话说,我理解您刚才的话就是说,目前我们没有法律法规能够约束的住它们?

      邓利强:

      对。

      主持人:

      那好了,这是关于中介,那刚才我们说到了一些无良中介,或者说是黑中介,这个怎么定义?他们做了什么事,就给他们进行了这样的一种定义?

      邓利强:

      如果需要资质的这种中介机构没有资质,我们称为黑中介。当然也有一些有资质的这种医疗中介机构,把我们中国的求美就医者介绍到没有资质的医疗机构或者没有资质的医生那里,这也是黑中介的行为。

      主持人:

      那如果他们,就是我们暂且把他们叫做无良中介,就如果他们做了这样的事情,在韩国方面,这算不算是违法违规的事情?

      邓利强:

      这当然是违法违规的。

      主持人:

      在中国方面我们有,刚才您说了,因为对于这个中介我们还没有一种定义,没有去管理的一种依据。那如果出现了这种事,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事,在中国有没有办法去制裁他们?

      邓利强:

      没有办法去制裁,因为任何行政处罚都是需要依据的,如果没有需要资质,那他从事了这种行为,那这时候我们依据什么样的法律法规,行政机关的处罚,就显得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那这样当发生行政诉讼的时候,就有可能导致行政机关败诉,所以这时候没有法律法规对他们进行管理和处罚。

      主持人:

      那邓先生,实际上听完了您的这些介绍之后,对于那些有对爱美的需求,到韩国去求美做手术的那些人来说,在国内是并没有什么可以他们的一些法律法规,因为你要去人家国家做手术。而且对于中介这样的一个角色,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治住这些中介,因此可能更多的责任要自己负,而不是指着国家的相应的法律法规能够帮助他们去解决问题的,是这样吗?

      邓利强:

      是这样的,因为在市场经济下,做哪些事情,不做哪些事情,这就需要我们分清楚,涉及公共利益的由来做,像求美就医这样的行为属于个人的事情,还很难说这种黑中介危害到了社会公共利益,因此就由求美就医者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主持人:

      好,谢谢邓先生。那刚才通过邓先生的解释让我们知道,因为近一段时间以来,可能到韩国去美容,去做整形手术的这些人有的人吃了亏回来以后会有各种各样的投诉,那么刚才我们知道了,这个中介和黑中介到底怎么回事儿,那么要自负的这个责任。但是另外一方面,作为一个主体,作为一个个人来说,她选择了这条,在韩国去做手术,手术失败了,那这个情况下,怎么办?还有一个问题,对于这些选择去国外做手术的这些求美者来说,是看哪个国家重要,还是看哪个专家重要,那这些问题我们将稍候进行关注。

      (节目导视)

      解说:

      给你一张漂亮的脸,不收取任何费用,这是韩国多档整容真人秀节目的宣传。

      A:

      手术之后下巴就完全没有知觉了。

      B:

      回国所有朋友看到我吓一跳,往后退那种。

      C:

      她三次,我也是三次。

      A:

      我觉得代价太大了。

      解说:

      但人造的美丽要么是美梦,也有可能变成。

      A:

      我觉得代价太大了,就像我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可是又能怎样?失去的再也回不来了,用自己的未来去换这样一个结果,换一个这样的知识,你愿意吗?我不愿意。

      解说:

      27岁的靳魏坤就是在2013年上了一档韩国整形真人秀节目的当,在这个节目中,她被韩国一家名为JW的医院选种,并在2014年1月飞往韩国接受了三次整容手术,然而这是一趟什么样旅程呢?

      A:

      因为我以前败,当时(整容医院)院长就跟我说,他愿意为我帮忙,因为考虑到我以前的,他觉得很同情,然后就是想给我一个美好的未来。

      解说:

      原本只是想修复的靳魏坤,却在院方劝说说陆续接受了鼻部手术、颧骨缩小、下颌角切除等脸部手术,共计17项。其中有一台手术在脸上做了7个项目,然而,消肿期过后她发现,原本端正的五官变得,脸也是斜的。

      A:

      根本没有办法工作了,我现在就是张大嘴巴其实是蛮困难的,一开始的话想修复,但是他们也没理我,后来我就跑到了韩国去。

      解说:

      从去年6月开始,靳魏坤不得不踏上漫长的韩国之。

      A:

      到了韩国以后,当天我就见了他们的医生的面,然后他上来第一句话就是“你要去坐牢”,我是被医院经常报经局,抓过两次,进去之后就放出来了,简单谈谈话。有的更严重,医院找对付他们,还有的去,就是被打的。

      解说:

      在靳魏坤手术前,她曾签订过一份手术协议书,而这份协议书则让她的之变得更。

      A:

      每一次手术之前会跟他们签一份术前告知,比方你今天要手术了,马上给你签这份协议,由翻译和拿过来让你签的,就告诉你在哪儿签,没有时间去看去全,而且他会说院长很忙,你赶紧签完赶紧去手术。

      解说:

      给靳魏坤做手术的有3个医生,但是到目前为止,这几名医生到底有没有资质,这家整形医院到底符不符合有关条件,她仍然无从知晓。在期间,靳魏坤多次找到韩国相关部门进行交涉。

      A:

      然后我又找了(韩国)福祉部投诉了,包括消费者协会,意思就是你给我资料,然后又没音讯了,又去找了医疗仲裁调解委员会,他说仲裁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

      解说:

      如果选择法律,那将是又一个漫长的过程,还有签证时间、语言障碍、资金投入等大量的现实问题。

      A:

      中国国籍(律师)在韩国不能打官司,我找了六七个,最后是找了一个律师,他说不我打官司,因为韩国这种医疗纠纷很多,本来医疗纠纷就挺难打的。第一点就是取证,他说取证不方便,就包括我们律师去取证也不一定他会给你。第二个难点就是鉴定,就是起诉了,法院委托一些单位去鉴定。他说现在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医生和医生之间都是认识的,他有可能不会给你出一个的鉴定结果,你花那么多的钱,浪费那么长的时间,结果未必好。

      主持人:

      在很多中国女人的心目中,如果要做整形手术的话,去韩国应当说是不二的选择,如果你有充足的经济实力的话,但真的是这样吗?刚才我们已经说过了,在2014年,韩国这个国家,截止到2014年,也就是说是一年一年在递增,每年递增的情况下到了2014年,整个韩国合格的整形外科专业医师,所谓合格就是有资质,2053人。那么在韩国全国的整形医院里面执刀的,也就是说真正去做手术的医师多少呢?几万人?你说有多大的差距?!那中间这个差距,那是消费者在进行着这种的体验吧。

      那么,接下去问题又来了,刚才我们说到,你要去韩国做手术,通过中介你这个责任要自负的,那万一手术要是失败了,你想的话,这个权好不好维,我们继续请教邓先生。其实,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手术失败,是合格的整形外科专业医师给你做了,但是失败了,或者你不满意,这种情况好不好去?

      邓利强:

      合格的专业医师给一个求美就医者做手术,术后求美就医者感到不满意,这就存在两种情形。是主观的失败还是求美就医者自认为的失败,这首先是一个障碍。其次,我们刚才也看到,法律文化不同,法律背景不同,取证起来非常难,所以法律是成本很高的。

      主持人:

      就是很难的是吧?

      邓利强:

      对。

      主持人:

      那这是一种情况,这是有资质的合格的整形外科医生发生冲突了,发生歧义了。另外一个,就是没有资质的医生给你做了,你不满意,你认为我要,这个权好不好维?

      邓利强:

      那就更难,为什么呢?一个合格的医生他要注册,注册了以后还要年检,这样查找这样的医生还是比较容易的。如果是一个没有资质的医生,你查找他很困难,同时查找了以后,如何证明他曾经给你做过这样的行为,那就难上加难。

      主持人:

      那刚才咱们说的是资质和没有资质之分,那接下去,那不管是有资质没资质,假如说就是一个双眼皮割深了,一个双眼皮割浅了的话,这些事情忍了也就忍了。但是假如像短片里面出现的,下巴给整歪了,整个的人把这个脸都给整残了,这种情况下,我要去的话,能不能维?这个事情是不是就是相对好维一些了?

      邓利强:

      也比较困难,为什么,因为刚才我们谈到,个人认为失败和其他人去评价失败,还是两码事。

      主持人:

      那假如我的这个下巴,就像短片里面,下巴都给整歪了,这还用别人去评价吗?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失败的手术啊。

      邓利强:

      需要评价,在国外的这些医疗纠纷中,一定要专家进行评判失败,法庭才会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手术。那么,这时候就存在一个问题,这个失败是难以的,还是大家看待似乎不那么美好。所以这确实就存在一个非常模糊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

      那对于到国外去求美的,去做美容整形手术的这些人来说,那这一上应该说是风险重重,您这么看吗?

      邓利强:

      我是这么看的,为什么呢?因为一个医疗行为它本身就是有风险的,而且一个求美就医这么一个行为,还需要心理的沉淀。

      主持人:

      什么叫心理沉淀?

      邓利强:

      当我想要做某一方面的美容整形,在国内的医生,您可以反复的沟通交流,而且可以回家思考。但是当你去国外求美就医的时候,这种情形是比较困难的。当然还有一个文化的差异,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对美的判断是不一样的,您如何让这个大夫理解您认为的美。所以在这种情形下,我们说这种困难的确是重重,当然我们刚才也看到,法律风险也确确实实是客观存在的。

      主持人:

      好,谢谢邓先生。那刚才我们经过两个方面的分析,法律方面这个风险是存在的,另外一个医学方面的如果出现了一些歧异,可能要追责,可能要的话也是困难重重,那么接下去问题就来了,如果这个都赶上了,你都遇到了这种情况下,有没有补救的措施呢?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针对近年来频频发生的整容事故,中国驻韩国大曾连续多次通过网站提醒赴韩整容的中国:韩国整形医院水平参差不齐,切勿盲目广告宣传,谨慎选择正规整形医院。然而,遗憾的是,这些提醒目前还没能传递到每一个人。

      小李:

      当时去的时候,唯一的印象就是一条街,特别多家(整形医院),我看不懂韩文,说实话我连主治医生没有见着,就没有直接沟通,连材料我都没有看,我都不知道他给我放的什么东西。

      解说:

      小李是一名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两年前通过一个驴友介绍,在假期前往韩国整容,在对手术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她稀里糊涂的花了5万元对额头和鼻子进行了修整。就在小李回国后的两年里,她的鼻子开始越来越歪,额头也凹凸不平,而当她再想联系当初组团整容的那位驴友时,驴友和韩国整形医院的电话都已经关机。

      小李:

      什么都没有,连术后的对比照片,合同都没有,连电话都打不通了,后面弄得我真的身心俱疲了。

      解说:

      其实,像小李这样盲目选择医院,没有签定合同的例子并不在少数,而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出国前曾通过国内的中介安排医生和行程。据韩国《中央日报》披露,近九成前往韩国整容的游客,其实都有被忽悠的嫌疑。

      大韩美容整形外科学会会长崔午奎:

      首先,需要确定医生,是不是整形外科专科医生,这个在我们学会的网页,以及相关机关的网页上可以很方便地找到。

      解说:

      如何防范,办法不是没有,但在语言不通,相关专业知识不足的情况下,我国整容者也许更容易轻信中介的忽悠。针对这样的情况,今年3月,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就表示,将和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建立整形美容医生认证平台。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 张斌:

      双方达成一见,首先第一步开始拟对韩国整形美容的医生资格,建立一个相互认证的平台,对韩国的整形美容医生的信息进行核实、认证。中国的患者也可以登录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的网站,就双方认证后的韩国医生的资质进行查询。

      解说:

      截止到目前,韩国方面已经将2000名注册的整形外科专科医生名单,交给了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而协会也正在将名单翻译成中文,大家不久就可以在其官网上查询。面对每年以上万人数在递增的赴韩寻求整形的国人,我们希望大家能够有准备的安排旅程。

      主持人:

      了解了这些情况之后,可能有人就会说了,那么有那么多的中国人到韩国去做美容整形的手术,又有那么多的失败的案例,那接下去是不是要打击或者是中国国籍,或者说是韩国国籍的这种中国人在里面做黑中介,要不要打击这种黑中介呢?我不知道邓先生您怎么看,要打击吗?

      邓利强:

      我认为这件事情,主要还应该由民间来做。因为作为,当一个事情要危害公共利益,或者是违反明确的法律法规的时候,才需要出手去打击,刚才我们也谈到,中国就医疗中介还没有资质的,就很难去打击这样的行为。我认为在这里应该提供信息和提示风险,然后交给个人去判断。

      主持人:

      那邓主任,在出现了不少这样的这种美容整形手术失败的情况下,就是那能做的是什么现在?比如说这个层面,刚才我们说了可能打击不了这个黑中介,能做的是什么?

      邓利强:

      刚才我们谈到,告诉大家,我们中国的美容整形主诊医师的数量,能够基本满足我们求美就医的需求。同时再告诉大家,外出的这种求美就医是有风险的,这是层面做的。当然作为民间,不管是医师协会,或者是美容整形协会,可以把他们那边有资质的医生有资质的医院告诉我们的求美就医者。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邓主任。爱美是个人的选择,别人无从去教你怎么做怎么做,但是对于那些爱美的人来说,去韩国之前真的要想好了,去了之后不见得换回来的就是一张精美的脸庞。

  • 关键词:整容
體驗金